别急抽口烟再说

这是一个写各种叶受向cp的蠢货,纯食

【喻叶】The truth that you leave

*虐向!慎入!

*主要角色死亡,警察设定。

*再次警告,慎入!


——————————————————————————————


 

喻文州早上出门的时候天上还浮着薄薄的雾,初秋的寒气透过衣料刺进皮肤,驱散了残余的睡意。天色已明,街道上却没有几个人,显得越加冷清。

 

是个见面的天气啊。

 

开着车,喻文州打开音响,熟悉的音乐飘了出来时,他愣了一下——

 

这是叶修常听的一首曲子。

 

钢琴的音色醇厚又清澈,一声一声敲击着,调子的变幻平和流畅,在这样的清晨瞬间就萦绕在心底。

 

“……挺好听的。”他轻轻地说,尾音还带着笑,最终也没换一首。

 

阴天,薄雾,旧曲。

 

果然是个见面的日子呐。

 

“这曲子和你挺搭的,早就想说了。”喻文州知道叶修在当警察前学过好几年钢琴,虽说后来大概全还给老师了,可平时还是喜欢放一两首钢琴曲调节心情。

 

局里好多人都觉得叶修这个习惯是故意装逼,当初魏琛还偷偷用小苹果替换了叶修所有的歌单,差点没被叶修乱棍打死。

 

喻文州反倒觉得叶修很适合钢琴,因为他喜欢看着叶修抽着烟安静地侧耳倾听的样子,配上他说不上名字的或悠扬或激昂的曲子,就像某个老电影的片段,自然而然地就会让人忍不住探究下去。

 

也因为喻文州见过一次叶修弹琴,虽然是为了哄一个迷路的小娃娃,而那也是唯一一次听到叶修唱歌,虽然唱的是黑猫警长。

 

常年抽烟的嗓子略带沙哑,但本身的音质却很好,哪怕表情生不如死唱起歌来却不自觉地透出了一股认真,当时旁边的喻文州惊讶极了。

 

去KTV的时候叶修从来不唱歌,不是躲在一旁就是偷偷跑路,常常气得黄少天和张佳乐两个麦霸直说他绝对是个音痴,要不干嘛不肯唱一句?哪怕是韩文清都在生日的时候勉强唱了一首套马的汉子。

 

——嗯,是方锐和张佳乐作得死。

 

后来叶修跟喻文州主动承认了自己不肯唱歌是因为小时候被教得太狠,即使现在张口也会不自觉地带上一点美声唱法,这要放在KTV绝逼被人笑到死好吗!顺便还威胁他绝对不许把这件事告诉其他人,却没发现喻文州早就偷偷录下了现场版黑猫警长。

 

喻文州想到他说这话时皱起的眉毛,嘴角就弯了起来,温文的面容更添几分柔和,按叶修的话形容就是——救命!小姑娘要被苏死啦!

 

说起来哪怕叶修在警局都快成活的传奇了,但这个人某些地方其实相当的孩子气。虽然当着大队长,叶修和其他人相处却少有什么上下之分,譬如黄少天方锐这样的,更是整天互扔垃圾话。

 

叶修爱玩,也会玩,有他在的地方总是热闹的,当然,你也可以说是腥风血雨。

 

喻文州握着方向盘,不知想到什么头侧了一下,又转回正前方。

 

……啊呀,总是会忘记他不在了。

 

叶修喜欢到处跑,虽然看起来懒懒散散,但却走过不少地方。有时候是出差,有时候是自己跑去旅游。他又从来学不会开车,就经常拽了身边的同事给他当司机。

 

所有人都挺惯他的,即使是魏琛偶尔也会骂骂咧咧地载着他到处晃,尽管魏琛辩解说只是怕拒绝了会被猥琐上司穿小鞋。

 

当时喻文州不乐意看到叶修整天颠颠跟在别人身后,就偷摸清了他的出行时间表,撞得多了叶修就正式称呼他为喻文州夫斯基。

 

做这些事的时候喻文州其实也没想那么多,他只是单纯的想和那个人再靠近一些,多说几句话,同行一段路,并肩坐在一起,仅仅如此就能让他感到开心。

 

后来做得多了他自己也琢磨过这到底算是什么,说出去简直像文艺片主角一样的心情实在不符合他的行事准则,这些对叶修的情绪和冲动又都是打哪来的呢?

 

他尊敬他,仰慕他,在意他,关心他,甚至……


也可能爱慕着他。

 

喻文州把自己拆开来翻过去折腾了好久,终于心满意足地下了这个结论。

 

接受自己喜欢上了一个男人,而且这个男人还是个活着的传奇、自己的上司并不是太难,至少对喜欢着叶修的喻文州来说不算太难。毕竟喜欢上叶修其实是件很幸福的事,幸福到喻文州可以随时沉浸在一种温柔的情绪中,不是那种甜蜜的少年少女的温柔,而是更加内敛更加平淡的舒服,毕竟两个大老爷们再文艺又能文艺到哪去?


对喻文州来说,喜欢叶修不像是春天,而是秋天。


他们都是那种冷静到不近人情,同时却又能温柔得刻骨铭心的人。从一开始默契就存在于两人之间,相互往来总是带着种心照不宣和意味深长,最终也都放任自己恣意地沉迷于这不可碰触难以言喻的感情里。

 

 

 

后来,喻文州很少去回忆往事了,相识相知相忆相许统统都抛在身后,可叶修叼着烟眼睛微眯看着他的样子怎么都没法忘记。


那双深褐的眼睛在阳光下很熠熠生辉,只一瞬就似乎看透了喻文州所有的心事,好的,坏的,冷的,热的,直叫他瞠目结舌,一辈子都没那么无措过。

 

因为那一眼前叶修问他,文州啊,你是不是喜欢我。

 

他用的肯定句。

 

喻文州无措的原因不是叶修居然知道,而是他居然会说出来。

 

当然不是顾虑什么喜欢男人之类乱七八糟的,喻文州要想喜欢一个人就从来不会去在意其他,他在意的只会是这段感情的走向,比如未来两个人怎么在一起,怎么过一辈子,最后怎么握着手走出时间……每每想到这些喻文州就很开心,所以他会选择更加小心的维系经营这段感情,同时期待着充分酝酿发酵后的醇美。

 

可叶修不这么想,他从来都不是个按照别人的节奏走的人,干得最多的就是扰乱其他人的步伐,

 

所以他又说,其实我挺喜欢你的。

 

——啊,被抢先了。

 

这确实是喻文州当时第一个想法。

 

但他能有什么办法?任你有再多的思量谋划,这个人总会出其不意地打破它。

 

“前辈你……”

 

“哈哈喻文州你还能不能行啦!”

 

叶大队长嘲笑了喻文州的手速这么久——目测也会嘲一辈子——而现在喻文州想慢慢地谈一场温情脉脉的恋爱却被叶修大爆手速给截了胡,自然也要被嘲笑。

 

叶修的笑容很生动,尤其是笑话喻文州的时候。这么懒洋洋的一个人笑起来却意外的灿烂,眉梢眼角,唇畔脸颊,每一条细小的纹理都带着盎然笑意,叫人连生气的表情都做不出来。

 

而这画面就一直停在了喻文州的脑海里,掩盖在往后生活的喧嚣中,像是溪流下的一块石头,岿然不动,斑驳不清,却又会在每一个不经意的瞬间褪去斑斓闪烁的色彩浮出水面,提醒着他,我还在这里。

 

这不是什么好的经历,但喻文州绝不会说这是什么糟糕的事。

 

和叶修有关的事怎么会算糟呢?

 

喻文州是这么坚信的。

 

他是个聪明人,却不是个走运的人。就像他喜欢当警察,却没那个天赋拥有黄少天王杰希那样的好身手,再怎么努力也不过比普通人强一些。当初那么多人劝他别干这个了,魏琛看过他的格斗后就差没说你还是老实待在后勤吧。

 

可他放不下。

 

喻文州喜欢的东西不少,可放不下的却不多。

 

进特警队是一个,喜欢叶修又是一个。每一个他都不后悔,每一个他都不遗憾。他顽固地坚持自己,有快乐,自然也会有痛苦。

 

公墓很静,偶尔一声悠长悠长的鸟鸣显得越发幽深。雾气早散了,喻文州抱着花走得很慢,鲜红的玫瑰和整个园子格格不入。

 

叶修吐槽过喻文州,看起来读了不少书,怎么送个礼物还这么老土,俗气!

 

喻文州笑笑,只想着俗气才好,越俗越长久。他巴不得这俗气能延续到时间尽头。


可惜,花依旧,人不再。

 

喻文州在一块墓碑前放下花。

 

很多事他强迫自己忘了,毕竟人总是要继续过日子,他可以想起苏沐橙当时的表情,也记得自己在屋子里呆了三个月的每分每秒,可他已想不起叶修最后是什么样子了。

 

这让他不那么痛苦,即使只缓解了一点,但至少给了他喘息的机会,命运容许他学会了将这痛苦用时间冲淡,直到他最终妥协。

 

人总不能和命对着干。

 

叶修有一次是这么说的,虽然当时只是喃喃自语,可他还是记得,现在也懂了。

 

爱上叶修是件幸福的事,哪怕是现在他也这么觉得。

 

让他痛苦的,只是叶修已不在他身边这个事实。

 

而他唯一能做的也只有学着习惯这个事实。





END




——————————————————————————————





写这个的时候听的就是题目那首钢琴曲,本来是想作为点文的,结果不知怎么写成了BE,大概是曲子的错。但这首曲子真的很好听,也很合我心里对喻叶的一些感觉啊,虽然当时脑子里七零八落的,写的文也是满满的文艺腔……大家请不要太嫌弃啊orz

点文的喻叶晚一点再发,所以这几天我还是很勤奋的,嗯。


最后,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聊天( ﹁ ﹁ ) 





评论(1)

热度(42)